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合财神论坛 > 说好的喜剧之王呢?周星驰:这次不演了忒忙了。活_封面人物_腾讯
 

说好的喜剧之王呢?周星驰:这次不演了忒忙了。活_封面人物_腾讯

【论文时间: 2019-10-06 19:11

  www.3189800.com。《喜剧之王》中,尹天仇的小卧室里贴着许多明星的海报和照片,镜子前非常醒目地贴了一张孙道临的黑白照片。提起这个小细节时,周星驰目光有点茫然,一副“你还是讲中文吧”的表情。他的助理过来偷偷说:“他已经不记得了,这个问题过吧。”

  他已经不记得,当年在宁夏拍《大话西游》时,他车后面带的女人是谁了。在大学里搞对话,碰到了学生提问:“最欣赏的女演员是谁?”全场学生情绪高昂,齐喊:“紫霞!紫霞!”周星驰云淡风轻地说:“如果是中国的呢,那就是舒淇咯。”舒淇刚刚在他的新片《西游降魔篇》中饰演除魔人,她这次没有和齐天大圣谈恋爱,却与唐僧谈了一场恋爱。

  周星驰还不记得,在做“死跑龙套”的那几年,他手拿一本斯塔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到处找人讲表演理论的经历了。当提到这段时间时,他不是记不得,就是干脆不想谈,随手一挥就把问题打掉了。当年那么一个爱演戏,哪怕演死尸都要演出好几种死法的演员,居然在他的新片《西游降魔篇》中,一个角色都不肯演了。他那澎湃的表演欲哪去了?!

  他迟迟5年才拍出一部《西游降魔篇》。如果这部电影真的如李安拍《少年派》,如王家卫拍《一代宗师》那么艰难,那也就罢了。故事宏大,细节繁杂,技术上有让人随时受不了的挑战,必须花这么长时间,如果是这样,那没有关系。

  问题是,在这5年里,周星驰的重心明显有了偏移。人们几乎听不到他新片的任何新闻,相反,人们常常会听到他炒楼的消息,听到他进军商界的消息,听到他成为上市公司老总的消息。他似乎更希望听到人们叫他为“周董”而不是“星爷”。

  周星驰似乎是一个不爱交际,性情淡漠的人。他很少出席娱乐圈的活动,他对这个娱乐圈和圈里的人看似交情都不深。然而,他却不止一次被拍到与商业界大腕谈笑风生,把酒言欢。在那样的照片中,周星驰突然变成了一个开朗、风趣、全身上下闪闪发亮的人。

  《功夫》里的油炸鬼在临死前用尽全身力气对包租公和包租婆说:“沃泰油,破派铝,兔度?”(What are you prepare to do?即“你们打算做点什么?”)采访周星驰之前,我本来也打算在最后也说出这句台词。只是,到了最后,我完全没有力气了。

  他用一个非常坚硬的壳把自己的生活保护起来,人们无法知道他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有一次星妈受骗,爆了星爷不少料。这似乎是唯一一次人们得知生活中的星爷是什么样的。这次唯一的爆料后,传说星爷怪罪她,以至于她赌气离家出走了好几天。

  他的这种自我保护非常明显地表现在他的工作上,在经历了漫长的龙套生涯后,周星驰在李修贤的提携下,终于开始有男配角可演,之后一炮走红。他拼命地接戏,勤奋到了一年接7部的程度。之后香港电影开始不景气,周星驰转行做了导演,他打磨出一部又一部成功的电影。然而,这些都不能让他有安全感,他又控股比高公司,在香港上市。

  很难知道他的不安全感为何如此强烈,那几年没戏拍的日子实在太难忘了?小时候父母离异的经历?也很难知道他的不安全感什么时候能得到缓解,拍出比《功夫》更牛的电影?还是成立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

  他在公众面前的姿态也非常明显地体现了这种不安全感。《长江七号》来内地宣传时,周星驰在发布会上不自然到了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地步,他的紧张与不安一目了然。他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刚刚踏入演艺圈的生涩的小孩。

  过了几年,再次出现在内地的发布会上,周星驰看上去洒脱了,但也仅仅是看上去。他找到了一种让他自如的方式:用一种夸张的方式来夸奖同台的其他人。比如,他夸奖文章是“喜剧之王”,夸黄渤是“王中王”。发布会结束后,黄渤难过地笑了笑:“他说我是火腿肠呢。”

  周星驰甩出这样的段子后,总是会引来哄堂大笑。只不过,这样的哄堂大笑之后,总会留给人一丁点儿,莫名的惆怅。

  周星驰:那还是因为我的普通话说得有时候不大好,现在应该比以前说得好一点了,但也不是很好。

  参加一个名为《成长于现代和后现代之间》的文化讲座时,周星驰用普通话说:“我在爱情上面,大家都知道了,经历过很多生生死死的经历。”

  周星驰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话,或者说,他把一本正经的事情用玩笑话讲出来了。周星驰的爱情是否“生生死死”另说,但他的感情经历的确与众不同,他似乎每交一个女朋友,目的就是把对方甩掉。以至于,他那么多女朋友分手后,要么对他破口大骂,要么“不要再提这个人”。然而,不管他的前女友是多么的气急败坏,他都从没有搭过腔。

  回到他的作品中,他电影中几乎都是女追男,而且都贱到了让旁观者都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男主角总是很不知所谓地“践踏”女主角,踩啊踩啊踩得很爽的样子,直到最后一刻才肯承认她就是他的真爱,流下一滴真诚的眼泪。

  周星驰:唐僧从一个不成功的唐僧变成一个成功的唐僧,也是一个所谓的小人物成长的故事。在他生命中是没有爱情的,在他生命最后一刻,他用一颗包容的心去看爱情这一个事情,最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驱魔人。

  周星驰:我的理解是,他一开始对爱情的看法是一种比较自我的看法,到最后他对爱情的看法变得更全面,不一样,体现了一种成长。

  周星驰:亲热戏她就没要求我示范,这个是最不好的地方。其它都要我示范,亲热戏她又不要求了。

  周星驰一旦听到“后现代大师”这样的词语,他往往就尴尬地笑笑,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只是没想到,听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他同样也是尴尬地笑笑。你可是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郑重其事地放到《喜剧之王》中的啊,你可是带动了这本书在中国的销量的啊。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呢?喂!

  他拒绝谈论任何看上去严肃的事情。同他谈演技,谈“由外到内,再由内到外”,他会缩回去,挥舞双手:“其实我也搞不清楚。”周先生,过分了。《喜剧之王》里,你可是用踩脚趾这样一件事让一个黑帮小混混领悟了表演是如何由外到内,再由外到内的。信不信我踩你脚趾啊?!

  对了,之前谈到了爱情观的时候,当周星驰回答他的爱情观“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时,他的声音变得很低很低,似乎很后悔吐出这几个字,似乎他尴尬到了极点,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有件事可以证明周星驰是如何讨厌一本正经地谈论事情,文章就提到,周星驰找他演唐僧时,两个人聊了一个小时,但聊的居然是“你吃饭了吗”、“最近忙不忙啊”这样的家常,一个字都不提及角色。

  周星驰:《西游·降魔篇》这个电影实在需要全心投入,我不该这么说,但它的确很复杂。这个电影不好拍,真的很难。它的难度大于我之前拍的所有电影。我之前拍的电影,我认为,《少林足球》很难做,《功夫》也很难做。《功夫》是我第一部特效电影,但是特效不是主要的,特效还要兼顾很多元素,比如说剧情,搞笑啊,很多东西,但是又有大量的特效。《长江七号》也非常困难,它是拍给小朋友看的,你要和儿童打交道,大部分的演员是儿童。但是《西游·降魔篇》比之前的难多了,第一不是原创,它有《西游记》的原著,很多人也拍过,我自己也做过。大家都知道的这么一个故事,你怎么做?你怎么做才能让大家会觉得很好这样子。困难就比较大。如果我还演的话,就可能拍不好。我不演其实是没理由的,因为我反正在现场,不是说我不演我可以在家里睡觉的。

  周星驰:完全没有这个,都是非常愉快的,不需要磨。黄渤的时间也不多,大家的时间都不多,每一个都是大忙人。但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磨合得非常好,一开始就好像合作很多遍一样。

  周星驰:其实是因为我不是很懂,究竟是从外到内,还是从内到外,也搞不清楚,就都说了。

  周星驰:我还记得我之前在无线训练班,读这本书的时候,常常忘记作者的名字,因为有点长。

  在周星驰演和导的作品中,能无数次碰到李小龙。《功夫》中,包租婆威胁斧头帮老大的手势,就是李小龙在《猛龙过江》中警告意大利黑帮老大的手势。周星驰白衣黑裤的造型,也是和李小龙在《龙争虎斗》中的造型完全一样。《少林足球》他直接把他对李小龙的崇敬之情用台词说出来了:“腰马合一呢,是我心目中浩气长存的已故武术家李小龙先生已经解释过了地。”至于《喜剧之王》,他干脆扮演了一次李小龙,他在演话剧《精武门》中,踢出的连环八脚与李小龙在《精武门》中踢出的连环八脚的顺序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右右右左右左右左”,这场戏,其实就是周星驰对李小龙的COSPLAY。

  即便是在《西游·降魔篇》中,周星驰也忍不住让舒淇做一个李小龙的标志性动作,她伸直手,竖起大拇指,遗憾的是,没有刮一下鼻子。

  周星驰:我不敢说是最大的,全世界有很多李小龙的博物馆,有很多超级粉丝,我只是其中一个。但是我确实从小就非常喜欢,所以我也累积了一定数量。

  周星驰:他和中国的内家拳很不同,没有内功这些,就是讲求很实在的效果。他的理论很简单,但也很实在,在他那个时代也是一个突破。

  周星驰:他给我的启发除了武功以外,还有他的思想是充满创意的,他还很有前瞻性,譬如说在60年代的时候,中国功夫还不是世界流行的题目,但他在那个时候已经可以看见,在将来中国功夫在全世界上会非常流行。在竞技的技巧上面,他提倡一种很实在的方法,在那个时代也是很前卫。举一个例子,真正的打架,是在地上。学会在地上打架是非常重要的,在60年代、70年代,没有人想过,今年的武术比赛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现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所有最先进的自由散打,在地上的技巧是多么的重要。李小龙先生在那个时候已经提出过。

  李小龙从小就爱思考,到了美国上大学后念的是哲学,在他的“截拳道”的理念中,有非常多的形而上的理论。周星驰拍戏,非常明显地受到了李小龙的思想的影响。

  比如说,李小龙的截拳道的原理是“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这一点在周星驰的电影中就体现得非常明显。无论是演戏还是导戏,周星驰从来都不走寻常路,他的桥段是你永远也想不到,但每次去看都趣味无穷的。他也从来不给自己设限,总是力图往前推进一寸,再一寸。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不能做到再好一点点,他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他会很难受。

  周星驰:对。譬如说一个电影,每一场戏导演都想营造一个效果,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应该无论用什么方法。通常我们用正常的方法,但如果正常的方法达不到怎么办,你非得要想一个别的办法。对我来说,如果我要达到某个效果,我是非得要达到为止的。假如你达不到,那你还拍这场戏干嘛,你就可以把它删掉。

  周星驰:我不知道,我没有太留意。不过你刚才提到的“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我的理解就是没有固定的方式,而是针对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情况,用不同的做法。我觉得这样是对的。

  周星驰:这个也是没办法。譬如有一些东西,我明明知道可以再好一点点,但是假如我没有做,我会很难受的。可能我就是这样子的,过不了自己的那种感觉。所以我这种人是有点自找麻烦。

  周星驰:有一点,有时候也会觉得,是不是自找麻烦,有需要吗?但是,你就是过不了自己。可能它的分别也没那么大。

  周星驰:当然是有要求了。做一个事情没有要求怎么办呢,假如是同样有要求的人和我合作,应该都没有问题。

  周星驰:我会选择一些比较…真的说不准会拍什么东西。譬如说《西游·降魔篇》这种类型,它有很多不同的环节,很有发展的空间,但是又非常困难,比较复杂。所以有时候我想是不是可以拍一些简单一点点的。

  周星驰:投资这些就不说了,但是在电影上我们从来就没有停过。其实一个电影创意本身是最重要的,时间都花在剧本上、创意上了。这几年准备了好几个不同的创意,《西游·降魔篇》是其中一个而已。对我来说,拍电影非得先有一个让我认同的创意,才有后面所有的工作。可能大家不知道,但是其实一直在发展。

  周星驰的普通话不太好,其实是很烂,只是来内地多了,尤其是北京,如今说话带了点京痞味。他讲话的时候就好像嘴里含着两块石头,那两块石头不停动来动去,他的声音于是就变得涣散,一个个清楚的发音被打碎,飘走。

  所以听他说话的时候,你得费很大力气去把那一个个打碎的音捞起来,拼在一起。

  周星驰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这种不安全感,会传染。这种漂浮过来的不安全感,加上漂浮的一个个音节,很容易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整个人似乎被催眠了。但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在大叫:笨蛋!你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宇宙超级无敌的“喜剧之王”呀!

  这就是采访周星驰的困难,很容易你就被催眠了。而另一方面,你很难找到他的穴位到底在哪里。戳歪了,他迅速进入“我不想说话,不想说话,不想说话”模式,自动就关机了。而即使你戳中了,他也很难进入“口若悬河,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模式,他也不过说上两三句就自动待机了。重启,又得费上不少功夫。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六合雷锋论坛| 造福万民心水坛| 日历精选论坛| 马会生活幽默玄机图片| 雄霸天下心水论坛|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香港马会挂牌彩图| 香港赛马会美女六肖图| 凤凰天机网资料中特网| 六合神灯高手论坛|